武隆酒店预订 武隆景区门票预订
TAGS/网站地图/网站导航/中英文切换/ Language
当前位置:首页>武隆文学>正文

清明,让追忆随花瓣飘落在那片山林(外一章)

文章前导发轫:武隆日报     作者:黄建明    时候:2020-04-03 14:16:45    
摘要:亲人啊,您曾来到这个世界,那时的我还不知身在何处呢。我不曾经历您何年何月何日几时几分呱呱坠地的第一声啼哭,但我却见证您某年某月某日几时几分,留在人世最后一声感喟、一抹光阴、一个脚印。

清明,天空阴沉,万物清醒,我踏上归乡路,走进那片静静、肃穆、空灵的山林。

我悲戚的泪水泛滥在春夏秋冬

母亲啊,骨肉蜜意折煞斯人,你我商定,就此两相忘了吧!

母亲啊,当有一天,您听到了远方悠扬的笛声,那是光阴在流动,岁月在发展,我知道,您依然会倚门而立,久久地将我谛视;我昂首望天穹飘过一朵朵白云,那是六合在扭转,季候在变换,您知道,我依然立足谛视,暗暗地将您纪念。

“妈、妈、妈妈……”当我声嘶力竭地呼喊,只有窗外郁闷的风吹过、都会焦躁的喧哗以及汽车奔驰的轰鸣声,却没有了母亲认识的回音,这居然成为永诀了。

光阴灼灼,流水悠悠。

无情的春风,集结成一颗尖利的刺,无情地扎进心间,我痛过春夏,痛过秋冬,痛过四时。

我们就此相忘吧,健忘我是您的儿子,也健忘您是我的母亲;如许,我俩就可以了却尘凡的念和想、悲和哀、伤和痛。

这些,是我在不应时候写给母亲的文字。

那份深挚的情、那份蚀骨的爱、那份无限的思恋如同高悬的鞭子,向我飞驰而来,抽得我遍体鳞伤,悲戚的泪水恍惚了双眼,泛滥在春夏、泛滥在秋冬、泛滥在365天的分分秒秒……

这世间,阴阳隔一层纸,母亲捅破了这层纸,没有吱一声,毅然决然地离去、离去了。

“春天来了/你却走了/不论岸边的柳绿/还是翠鸣的鸟儿/即就是家乡/那满山遍野的映山红/你也毫不回头/看一眼最爱的花儿……”

亲人啊,您曾来到这个世界,那时的我还不知身在何处呢。我不曾经历您何年何月何日几时几分呱呱坠地的第一声啼哭,但我却见证您某年某月某日几时几分,留在人世最后一声感喟、一抹光阴、一个脚印。

……

“落花有泪因风雨,啼鸟无情自古今。”

有N个您,就有N个某年某月某日几时几分,也就有N个光阴片羽聚积如山,被岁月摧毁得风声鹤唳,撞击着我的躯体,刺一般扎进心房,生出一次次的伤痛、一次次的驰念、一次次的缅想,这些痛、这些念、这些想如惊涛骇浪凶猛地袭来。

留在心上的痂被再次触碰,那一份忧伤被再次掀起,那一份疾苦悲伤被再次撕扯;面对这些,我不会捂住那道带血的口儿,必然会用牵挂捆扎抚平那一次次的创伤。

您,健忘我带给您的顾虑与担忧、懊末路与挣扎、操劳与病痛,健忘您曾是我生命的来路、是我前世未了情缘、是我永远的疼……

亲人啊,您躺鄙人头,我走在上头。在濛濛的雨中,这一字一句都浸透着无限的忖量,将伴同那花瓣飘落在那片山林,笼盖那片地盘,饱含蜜意的水珠必然会带给您!

有人说过,文字的力量是巨大年夜的;但我认为再繁重的话语、再艰深的诗句、再令人动容的篇章,都远远不克不及表达我那份悲、那份伤,那份疼、那份痛……

2015年3月3日12时08分,这个时刻在我心间打下深深的烙印,化为永恒的记忆……

静静的天空,遮天蔽日,细雨霏霏,湿透我的心;踏着一片泥泞,挪动繁重的脚步,走过那条认识的巷子。

“那是午时时分,早上吃过早饭,我扶着一撅一拐的母亲,十分坚苦从饭厅去到房间,母亲像一个乖乖的孩子,躺在床上,背靠床的靠背,眼神有些迷离地说,胸口有点疼。”

一年又一年,那些时刻,那些人,那些事,那些传说,都被这一片光阴一页一页翻开,脑海开启还原模式,一幕幕旧事如影、情景再现……

那一片光阴,无论是春夏还是秋冬,都被凌冽的北风蒙上一层冰,冻得我心裂开一道口,锥子击穿一样的疼,慢慢固结一块痂,沉积在我人生汗青的扉页。

某年某月某日几时几分,时针分针秒针停摆定格。

您在里头,我在外头,母子这份别样的情缘,永远难以割舍。

“爬满忖量的清明,如潮流般的念想撞击着我的心……”

我认为,忖量是一种病,唯有那份思、那份念,那份忧、那份伤,那份疼、那份痛,才是医治这道伤口的灵丹妙药。

我,健忘您留给我的撕心与裂肺、悲惨与凄苦、汗下与遗憾,健忘我曾是您身体的一局部、是您生命的延续、是您永远的爱……

那皎洁皎洁的梨花,漫山的野菊花,青青的小草,覆没村庄,覆没地盘,覆没山野;细雨飘过,轻风拂过,花儿飞过,我那一丝丝的回想,随那一片片花瓣纷纷飘落在山岗、在田畴、在青杠林、在亲人栖息之地。

Tags(关头字):清明|武隆文学|

热点纪行

图文资讯

旅游对象

热点资讯